“弃养”情况持续恶化‧15子女视为包袱‧送老母入安老院

2020-06-10  阅读 738 次

“弃养”情况持续恶化‧15子女视为包袱‧送老母入安老院(雪兰莪.加影23日讯)国家人口及家庭发展局(LPPKN)进行的第四次人口及家庭普查数据显示,大马63万6461名老人不获子女奉养或被子女送入老人院的“弃养”情况持续恶化。加影佳宁之家创办人叶丽娟揭露,许多为人子女者纷纷基于家庭纷争、婆媳问题、父母体弱多病或行动不便,而弃父母于老人院不顾,一名老妇更被15名子女联手送进安老院。加影佳宁之家目前收留28名老人,当中有至少5人是被子女送进来。可是,又有谁知道有90%的长者被孩子或家人送入老人院时,都是噙着眼泪、万般不愿地入住,令见者心酸。叶丽娟接受《》访问时感叹道:“看父母的晚年等于看自己的未来,难道他们都忘了,自己有一天也会变老?”90%长者噙泪入住她指出,一些子女因要上班,无法照料年老体弱或身患疾病的父母,只好让父母“寄宿”在佳宁之家,但她不讳言,一些长者是被孩子视为“负担”而被遗弃在此。“有些长者则是因为婆媳不和,加上老人家爱唠叨,因为上了年纪而常常忘记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一问再问,被孩子嫌啰嗦,或是大小事都爱管,令年轻人难以接受,最终落得被送入老人院的下场。”她说,许多长者在入住初期都很不习惯,且嫌东嫌西,但日子久了,他们也就渐渐适应新环境。“不过,入住老人院的长者不全然是被儿女抛弃,曾有一名长者在老伴去世后独留在家,但年老体弱的他经常不慎在家中跌倒,儿子虽然有孝心,却无法在父亲跌倒之际,及时从公司赶回家救援,只好忍痛把父亲送到佳宁之家。”投入社会工作28年“其实,我们一般不收容有孩子的老人,不过,院方还是曾破例收容一名育有15名孩子的老妇。初时,她的孩子天天都来探望她,但他们不是一起过来,而是不同的孩子在不同的时段过来,以致我们每天要打开好几次厚重的铁门让她的孩子进来,真的开到手软。”叶丽娟投入社会工作28年,并为无依无靠的老人献爱16年。她指出,创立佳宁之家的宗旨,是要收容孤苦无依的贫老,让他们有个栖身之所安渡晚年,不至于老来流落街头,餐风露宿。每月开支1.4万佳宁之家需捐助加影佳宁之家是由两间毗邻的单层排屋打造而成的老人院,除了收容孤苦无依的老人,也接收弱智儿童。虽然提供房屋的热心夫妇不收租金,但该院每月仍需约1万4000令吉的日常开销,单是电费就要约1500令吉,水费则为两百多令吉,加上未获政府提供经济援助,因此该院经常面对入不敷出的窘境,非常需要善心人士的捐助。目前,院内共住有28名老人,其中80%是未婚人士,尤以男性长者居多。一些人有儿女或兄弟姐妹,但基于一些家庭问题而被送入佳宁之家。儘管有家人却被送进老人院,但这些老人的家人每月仍会捐献200至500令吉给佳宁之家,以充作他们住在佳宁之家的生活费。私营收费高每月1500至4000叶丽娟说,她曾接获10宗要求把长者或父母送入佳宁之家的电话,当她拒绝这些为人子女者的要求后,一些子女竟死缠烂打,要求她介绍其他愿意收容他们父母的老人院,让她颇感无奈。据她了解,一些私营化的安老院虽然“来者不拒”,但每月收费却介于1500至4000令吉,并非一般家庭负担得起。“我们不收留有孩子的老人,毕竟孩子奉养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更是为人子女者应尽的孝道。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不少儿女仍以诸多藉口把父母送入安老院。”她感叹说,这些孩子年幼时,父母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把他们抚养长大,如今父母垂垂老矣,他们却弃之不顾,实在很不应该。“兄弟姐妹若齐心一致,可以轮流照顾患病的父母,减轻彼此的负担。”她强调,对年长者而言,快乐意味着有老伴、有老朋友、有钱,最重要是有健康,不需依赖别人。“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金钱不是最重要的,爱与关怀、一声问候、满足父母的心灵需求才是关键。”儿当医生父住安老院除了不接收有子女的老人,加影佳宁之家也不收容家境经济中上的老人。不过,叶丽娟说,该院曾破例收容过两名孩子皆为专业人士的老人。“其中一名是来自八打灵再也的长者,他的儿子是医生,不过,他在佳宁之家寄住一段时日后,已于今年8月底被儿子接回家安享晚年。”她披露,另一名88岁老人来自吉隆坡,有两名儿子,其中一人是会计师,但后者在过去28年来不曾与父亲见面,另一名当德士司机的儿子,则是在最近才把父亲接回家。“这名患病的德士司机早上7时许把老爸接回家,晚上10时许就来电说要把老爸送回佳宁之家,让人哭笑不得。不过,他至今不曾把老父送回来。”养子认回父母入住享晚年63岁梁秀蓉来自雪州万宜,单身的她原本领养一名儿子,后来养子认回亲生父母,她便在一年多前住进佳宁之家。“我年轻时在纸厂当清洁女工,如今年长体弱,只好申请住在这里安享晚年。”她颇为烦恼地说,三四年前,她患上皮肤病,幸好医生指她的皮肤病不会传染,让她稍微宽心。她希望有朝一日,她的皮肤病会痊癒。儿女探望有朋友我很快乐育有2子1女的曾大妹(80岁)住在佳宁之家一年多,拥有一头亮丽华髮的她形容,佳宁之家有很多“老朋友”,儿女也不时来探望她,感觉就像在自己家里般快乐自在。“我平时喜欢看电视,这里也有电视机,所以我觉得住在这里蛮开心的。”她说,儿子和媳妇都要上班,家里常常剩下她一个人,之前她曾不慎在家中跌倒,虽然医生指她的脚骨没有断裂,但为免儿媳成天提心吊胆,她后来便入住佳宁之家。曾大妹的孩子每月捐献500令吉给佳宁之家,以补贴她的日常开销。‧2011.09.2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