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虚拟关係】木瓜

2020-06-13  阅读 483 次

【无形.虚拟关係】木瓜

「Hi, Daddy... It's my last night at Bangkok.」

迪宏犹豫了好久,终于把讯息发送出去。从木楼梯那边转出来的穿着围裙的侍应,捧着精緻的木餐盘,绕过两个正在楼梯旁拍照的少女,朝迪宏这一桌走过来。

热的泡沫咖啡,奶昔、草莓蛋糕,朱古力芝士饼、鲜果挞。

迪宏便低头摆弄他点的泡沫咖啡。因为用上了蝶豆花,透明的咖啡杯身露出浓郁的蓝色,杯面的拉花是只天鹅,很小巧,侍应一放下便引起不少讚叹,几部手机于是伸了过来。迪宏待其他人都拍了照,这才把咖啡放在自己面前,慢慢调整角度。

摆弄了好久,电话才震动起来。

「You want something special?」对方说。

「Yes.」迪宏回覆,趁着其他人并没有留意时把讯息发出去,然后急急关掉屏幕,继续处理他的咖啡。过一会儿,同桌的人在热烈地讨论着甚幺话题,他故作不经意地按了屏幕键,但没有收到任何讯息。

侍应又送来蓝色的冻饮,同桌的女士们继续惊叹,本来已放下的手机又拿了起来。

「How special?」

「Top me.」迪宏毫不犹豫地说。有手机在他面前伸出来,有个脑袋贴过来,要与迪宏自拍合照。迪宏灵巧地遮住了屏幕,抬头对着镜头笑了笑。众人便开始团体合照,负责拍照的便调整着角度,要把桌上的食物及饮品都完美拍下,可是人太多,怎幺弄都有点尴尬。有侍应从旁边经过,便被拉着帮忙拍照。忙碌了一会,才终于安静下来享用甜品。

但迪宏的泡沬咖啡还未等全部人的饮品都送来,便已喝了小半。

好喝吗?还好喇。

我也要试。好呀,你试试看喜不喜欢。

草腥味好重。是有一点腥,这杯咖啡主要是用来拍照的,不是用来喝的。

「You available after 10pm?」

「It'll be very late.」迪宏说,「My flight is on 4am tomorrow.」

对方又是一阵沉默。迪宏不知道他是想要还是不要,咖啡室里很嘈,旅客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

「Where are you?」他还是忍不住再发了个讯息过去。

不知谁问他为甚幺老是看手机。迪宏说,随便看看。

出来旅游就不要挂住玩手机。有人说。迪宏便回,你们不也常常在玩?

我们怎幺一样呢?我们是「手机食先」!

Hi Daddy. It's my last night at Bangkok.

Hi Daddy.

Daddy?

Yes I do want something special.


迪宏不好意思常常掏出手机来,可是心里总是放不下那个还未收到的回覆。

喝完了咖啡,一堆人往河边走。午后的曼谷河畔并没有一丝凉爽,暑气倒仍是很足。据说现在是泰国的冬季,气温约三十度,不论游客还是本地人,都是短裤短衫。汗沿着脊骨滑下,穿过有点鬆的裤头,滑进尾椎位置。

裤袋里似乎传来了震动,迪宏趁其他人不留意,再次开启了交友软件。

「Sam Yan.」Daddy回覆。

迪宏不知道Sam Yan在哪里,用地图看了看,离自己似乎颇有一段距离。

「Too far.」他说。可是今天已是在曼谷的最后一天,明天凌晨四点便要乘搭回香港的飞机,甚幺时候再来,迪宏自己也不知道。他以为曼谷是个艳福无边的城市。

一伙人在河畔拍好了相,便沿着充满文青气息的酒吧街往卧佛寺走。

「Up to you.」Daddy说。

「I need something special, it's my last night.」迪宏说,太阳很晒,他很热,自己很想可以有一个尽兴的夜晚,在曼谷这个传说的天堂好好地享受一回,可是事情总是不能顺利。今天出来时他忘记了戴帽,太阳直晒在头上,晒久了便感到有点晕眩。汗水在他背上往下滑,滑过背部,滑过腰部,轻柔地,让人感到痕痒。最后有点被衣服吸收了,有点沿到尾椎位置才消失。

Daddy没有再回覆。迪宏有点恼怒自己的回应。有人来搭他的肩膀与他拍照,他便笑。从卧佛寺走到回河边,过桥,去看郑王庙。太阳下山时他们赶着拍照。

「Your Place?」Daddy问。

「I'm staying with families.」迪宏说,心情好了起来。那是他期待已久的相遇,也许可以约出来在河畔漫步,然后喝点啤酒,最后在对方的酒店里解除所有的束缚。可是对方再次沉默。

众人热热闹闹地在河畔餐厅晚饭,开了两瓶红酒。因为是最后一晚留在曼谷,众人都毫不吝啬地点了喜欢的泰国菜。沙律一定是青木瓜沙律,酸、爽、甘、鹹,平衡得十分好。迪宏说,这个比早两天吃过的都要好,回到香港,可考虑自製。但是Daddy还没有回覆。

他说他住在Sam Yan。

众人吃过了饭便回酒店。四点的飞机,半夜便要出发去机场。迪宏说吃太饱了,要去散步。便沿着河走。夜里的曼谷另有一番热闹的景象,街边摆出了摊档,各式食物档口、饮品档都开始营业,满街灯火通明。

迪宏便朝着地图指示的Sam Yan的方向走。但是他其实不知道几点可以见到Daddy,甚至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会约他出来。他便发讯息过去,这次很快便收到回覆。

「After 10pm.」Daddy说。

太夜了。

「It's your last night here. don't you want something special?」Daddy在讯息中问。迪宏在满是食物档口的街道上从街头走到街尾,又从街尾走回街头。

太夜了,四点的飞机,他十二点便要出发往机场。如果十点才可以见面,那幺岂不是只能碰一碰头?这完全不是迪宏想像中浪漫的艳遇。

对方只是说,随便你。

迪宏不甘心就这样回酒店。大家一定会好奇自己到底去了哪里散步,如果太夜才回去,恐怕已不是简单的盘问了。

路边摊有在卖沙律的。迪宏便坐下来点了一份木瓜沙律。很酸,很鹹,很开胃。

「Can I see your private pictures?」他问。

「Sorry I don't take pictures.」Daddy说。

「It's my last night.」迪宏说。他几乎要绝望。他以为会有个成熟的老爹可以拥抱自己,好好地疼爱自己。但他一个都找不到,只能呆坐在街边吃着木瓜沙律,而且还好像愈吃愈饿。但他甚幺都没有得到。

小食摊的生意很好,摆出来的桌子都坐满了人,调理食物的是个大叔。迪宏一边玩手机,一边抬头偷望大叔。但Daddy没有回覆。

太晚了。迪宏说。

那幺随便你。Daddy说。

迪宏吃完了木瓜沙律,呆站在热闹的街头,不知自己该走哪一个方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Daddy通常指中年以上的男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