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快评】当社交网站变成霸凌工具?

2020-06-12  阅读 968 次

【Inside快评】当社交网站变成霸凌工具?

照片为电视电影「Cyberbully」海报

现代人已经习惯以 Facebook、Twitter、新浪微博、Google、噗浪等社交/社群网站作为经营、管理自己的人际关係的主要工具,学生们当然也不例外,那万一当社群网站变成校园霸凌的另一种管道时,该怎幺办呢?

美国一位十四岁的中学生 Alex Boston 跟她的家长决定要对两位同学与他们的家长提出告诉,理由是他们用她的名字在 Facebook 上开了一个帐号,放上她被丑化后的照片,还用这个帐号来张贴种族主义的影片,暗示 Alex Boston 讨厌非裔美人、吸食过大麻. 而两位同学的家长显然没有尽到管教小孩的义务。

无法可管?

至于为什幺要上法院,是因为该名学生跟学校甚至警方反应后,得到的回应都是:「抱歉,我们管不着。」校方他们可以处理校内的霸凌事件,但是对于社群网站上的霸凌事件他们无权管制;警方则说该州没有适用 Alex Boston 这样情况的网路霸凌法,他们建议 Alex Boston 直接跟 Facebook 联繫要求关闭该帐号。

可是 Alex Boston 与家人几次向 Facebook 要求关闭那个假帐号,却都以失败收场。Facebook 直到 Alex Boston 决定提起诉讼,以及这件事登上 CNN 版面之后才关闭那个假帐号。

目前许多社群网站,例如 Facebook,在台湾并没有提供简便的联络管道,使用者如果发现不恰当的内容,只能透过「检举」的按钮要求 Facebook 处理。一般霸凌行为可至 内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网页 检举,而校园霸凌则可至 教育部网页 进行通报,或是拨打反霸凌专线:0800-200-885。我们以 Facebook 作为例子,因为它是目前地球上最多人使用的社群网站。

网路霸凌并不是仅限于校园,也不是这几年才有的事,然而随着社群网站兴起,人们在社交网站上的人际关係与现实生活中人际关係网络的重叠性只会越来越高,透过网路产生的霸凌行为对当事人造成的伤害可能会更甚以往。

问题不在社交网站

我们不会因此抨击社交网站的存在,但我们也不应单纯地以工具论的角度来看待新兴的媒介,说「工具的好坏与否端看人们如何使用」,因为根据麦克鲁汉的理论,媒体确实有可能造成使用者行为上的改变,近几年各种霸凌事件已经不仅仅发生在现实世界,网路上也经常出现散播霸凌事件的文字或影片,而事件的散播速度在网路上更是其快无比。

我们相信霸凌事件的产生,重点不仅仅在于社群平台,还有相关法律的规範,以及最重要的——人们的行为。

上一篇:
下一篇: